中国新闻社
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首页>>新闻大观>>国内新闻>> 恩施市花呗套现

俄警告军事干预委内瑞拉将致“极端负面”后果


2019年02月20日 18:51

恩施市花呗套现 —【客服VX—fy17159555025】各种套现业务,行业顶尖品质,包您满意。

【客服VX—fy17159555025】各种套现业务,行业顶尖品质,包您满意。

  36氪获悉,新高考排选课SaaS服务商“辰知”完成千万元Pre-A轮融资,东霖资本领投,寒武创投、盛银资本跟投,宇泽资本担任独家财务顾问。本轮融资将主要用于公立校的持续拓展以及C端产品的线上销售。

  教育信息化2.0时代,校园信息化市场迎来高考改革下的新一轮结构性机会,校外培训机构开始向校内自主性的数据管理转移,“学生数据”的争夺战开始。在两年左右的窗口期内,晓羊教育、课程帮、好专业、学业有方、未来规划局、壹鼎生涯、优志愿、百年育才等玩家加速涌现,对于该赛道市场格局及各家商业模式的分析,36氪曾作过探究。

  “辰知”也是一家在新高改背景下成立的校园信息化SaaS解决方案服务商,市场定位非省会的二三线城市,产品体系分为2B和2C两条线。B端业务包含了新高改后的主要场景应用,包括选课系统、分班系统、排课系统以及人脸识别考勤、电子班牌,教师评级系统在内的一整套软件解决方案;C端业务定位面向高中生的升学服务平台。

  关于新高考改革SaaS服务的市场规模,辰知作过具体调研。创始人何川告诉36氪,全国约有13400所高中,2366万高中,高中课外辅导的市场中有60%的学生参加辅导,其中52%在线下,43.8%为线下+线上,市场规模共计约3000亿,高中教辅教材的市场规模约200亿左右,高中主招生/三位体招生的市场规模在200亿左右,高中素质教育的市场规模约1000亿左右。

  在高三志愿填报辅导的市场中,每年有975万考生填报志愿,约100亿的市场规模,面向中教育信息化约1000亿市场规模。辰知切的,就是教育信息化+升学服务这两个部分。

  何川认为,选课走班是高改后的学校的第一刚需,可以快速在校内场景占据入口地位。

  “单品”快速切入校后,可以通过对校内的服务和运营挖掘出更高价值的服务场景。最终,依托学校场景,可以获得大量流量,用户高度集中,面向学生和家长的C端市场也有很大的想象空间,大量占领B端后未来可以延展2B2C的业务模式。

  但教育2B2C的模式能否走通,一直存在争议。一般认为,模式成立与否取决于C端的需求是不是强刚需。何川分析,为什么教育领域的B2B2C模式被不断尝试?因为客观事实是,学校里面有流量池,且对C端的影响非常大,目前没走通并不代表这一模式本身存在问题。

   K12领域2B2C的核心,应该是人的连接而不是产品的连接。通过产品去2B2C,商业变现是转化不了的。应该通过场景运营做“人”的沟通和连接,将2B2C做重,才可以实现转化。

  当然,何川也表示现阶段C端市场教育还不成熟,即使家长现在不买单,但B端的选科系统可以获取学生的个人偏好和性格数据,排课系统获取日程数据,教室识别系统获取人脸数据、电子班牌获取学生课表、点餐、支付信息。

  通过整个在校场景的一系列布点,先积累足够多的学生数据,未来再开展C端服务、为学生提供更精准的个性升学规划,这也是大多数2B企业的战略谋划。

  团队方面,创始人何川为教育信息化领域连续创业者,在全国20多个省k12领域积累的了包括教辅教材、校迅通、信息化建设、招生培训、后勤服务等100多家渠道资源。团队主要成员均为何川历次创业的伙伴,在智慧校园合作、志愿填报、新高改赛道上具备一定经验。

  关于本轮投资逻辑,东霖资本创始合伙人屈卫东表示,教育信息化市场巨大,国家投入不断加大,但想快速切入并规模化发展并不容易,新高改带来了以较轻模式快速切入进而起规模的机会。

  寒武创投投资人桂梅艳表示,辰知创始人何川在教育2B领域有十年的工作经验,从习悦到智高考再到辰知,对教育B端市场的理解和未来趋势有一定见解,懂得如何找到竞争优势在市场中快速立足。

  盛银创投合伙人刘欣曼也表示,辰知团队深扎“新高改”下学校面临的选课、分班、排课等痛点,对学校和学生的需求了解清晰,形成了产品和技术上的壁垒。此外,创始团队成熟度高,对整个市场的认知清晰,具备力争上游所必须的战略高度。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客服VX—fy17159555025】各种套现业务,行业顶尖品质,包您满意。

  春风化雨 希望骑手小哥留下过年 雷霆手段 为打压对手让入驻商户选边站

  春节外卖难背后的平台大战

  如今,“外卖”已经成了很多人生活方式中一个重要组成部分,阖家团圆的春节期间亦是如此。对于外卖平台来说,春节期间商户少、配送人员少,又可能有大量的需求,是与竞争对手打一场攻防战的好时机。于是,年前各种加价留人、选边站队的戏码逐一上演。一边是对外卖人员如春风化雨般的关怀,一边则是对商户拿出雷霆手段,这背后是行业参赛者生存的焦虑。

  用户体验

  高价低速 春节外卖不给力

  春节这个日子对于中国人来说意义仍旧是非凡的,也是金钱所不能全部取代的。于是,外卖人员减少也成了一件预料之中的事。只是很多人没想到付出了高得多的外卖费,结果仍旧一样。

  2月3日的早晨,市民杨先生在外卖APP上叫了一份早点送到家里。与以往的周末外卖早点不同,这份早点既没有优惠,也没有配送免减,甚至用不了平台红包。杨先生需要支付的配送费也涨到了8.5元。

  但这些都不是根本问题。当没有优惠和配送费上调,在支付了比平时多了近30%的钱之后,杨先生等了一个小时才拿到了这份平时30分钟就能送到的早点。其间,在他打电话询问时,店方的答复是:餐20分钟前就出了,但是没有骑士接单。

  2月9日,在单位值班的张先生给自己叫了一份外卖。为这份外卖张先生支付了12.5元的配送费。

  与杨先生一样,张先生也没能在预订的时间收到自己的外卖。他在查看外卖APP上的骑手轨迹时,才发现骑手在向自己家反方向运动。打电话一问才知道,因为人不够,骑手接了多单,需要挨家挨户送。张先生则是这批外卖中最后一家。

  外卖小哥

  重金补贴 节后坚守岗位给红包

  2月2日下午1点40分,张正完成了自己近3天来的第60单外卖。3日他就能回老家与留守在家的儿子团聚,但是他还在犹豫是现在收工回去收拾东西,还是再晚半天回老家。

  如果再送30单外卖,年前外卖的奖励金就能从400元涨到800元,也就能让在老家的儿子多几件想要的东西。

  当然,对于他来说,完成30单外卖,半天时间是不可能的。最终,他还是决定收工回家。事实上,因为这两天运力不足,他有的订单挣了比平时多一倍的钱,这三天光是送外卖的钱加上奖金也差不多有近1000元。

  与张正不一样,孙学兴这个春节没有回家。在他看来,春节平台给出的奖励金足够丰厚,加上没有抢到回家的火车票,也就干脆留下来踏实干活。

  光是靠完成春节单数、坚守岗位的任务,孙学兴已经拿到了将近2000元的奖励金,这还没算配送赚的钱。这笔钱他打算都寄回老家。

  像张正、孙学兴这样的“临时”外卖员一直以来是各大外卖平台的补充运力。有一个专用词来说这部分兼职者——众包。

  对于春节这个因不可抗力大幅削减人力的特殊时节,各大平台只是拿出奖金来吸引众包骑手,更多的精力则放在了稳住专职骑手上面。

  饿了么的骑手在春节期间可以专享春节值班奖,每周额外最高可获得1600元。大年初五后返岗的骑手,蜂鸟配送将为其报销返岗车票,并提供开工红包,节后跑单的骑手还将获得高额开工补贴。

  美团外卖则为北上广深的优异骑手提供免单机票;除了数额不等的奖励金,全国坚守岗位的骑手还可以抽取电动车;北京的优异骑手还能由公司负责将家人接到北京来团聚。

  做了这么多努力,无非是想要把更多的外卖小哥留在北京继续工作。去年春节,因为运力有限,部分平台甚至一度关闭了对骑手的晚点处罚。

  更有外卖平台曾在春节大力补贴运费,斥资数亿元让运费维持在日常水平。这波操作虽然让春节期间订单暴增,但并没有将增长势头延续很久。

  平台商户

  严惩闭店 不“独家”就提高抽成

  前两年春节前的频频补贴并没有培养出一批忠实顾客。于是,今年各家外卖平台把发力对象瞄准了平台商家。

  “我上外卖平台,看一堆网红店居然还在开,点进去才知道,根本无法购买。”市民徐女士抱怨,因为看见外卖平台上一些本地网红店一直挂在首页,且显示正常,结果真到点的时候,才发现这家店里只有一些通知,什么购买项都没有。她不死心,自己去了一趟餐厅,发现大门紧闭,通知说初七才上班。“打听了才知道,如果春节期间在外卖平台上‘闭店’,可能会影响店的排名。于是店家想出了这个实际休息,网上仍‘开店’的办法。”

  这是商家应对外卖平台规则的冰山一角。春节前,饿了么被曝出让北京的商家选边站队。

  根据爆料,饿了么要求商户在春节期间关闭其他外卖平台店铺,而签订了“独家”的平台商户将得到更多的补贴和更好的商户排名位置。如果没有签订“独家”,今后其在饿了么的排名可能受到很大影响,还将会被提高抽成比例。

  饿了么并没有对这一消息进行回应,一位饿了么的内部人士则表示,这个消息部分不实。

  不过,也有商家反映称,此前饿了么就曾经对置休其他外卖平台的商户进行补贴。而暂停竞品平台的店铺活动以及下架前五的热销菜品都能获得额外的每单补贴金额,从4元到6元不等。但是,饿了么方面并未予以证实。

  事实上,让商户平台二选一并不罕见,早在外卖平台还是饿了么、美团、百度外卖以及到家美食汇四家混战的时候,争取到“独家”的商户一直以来都是各家努力的重点。

  春节期间,由于部分餐饮商家过年休息,能留下的外卖商家大多是平时生意好的大户,或者是本地优质资源商家。这些都是外卖平台极力争取的对象,在外卖成了餐饮商户每个月必不可少的收入来源,且平台方又只剩下两名头部玩家后,市场的天平开始倾斜,再大的餐饮集团也不能忽视外卖平台对其的影响。

  (文中快递员均为化名)

  行业分析

  薅羊毛时代结束

  下一局向何方

  事实上,平台争夺战不只打响于春节。外卖平台成立之后,市场彼此渗透之初,“战争”就初见端倪。只与一家平台合作的商户,自然可以得到更好的页面位置、更低的抽成和更自由的店内优惠。

  但是在外卖进入两雄争霸之后,全国更多的城市不再是一家外卖平台的独家市场。商家发现比起平台给出的“独家”优惠政策,两边同时开才能将外卖量翻倍,进而获得更大的收益。

  对于各外卖平台的市场部人士来说,签约更多的商户还不如守住自己的老客,不要“叛逃”到隔壁阵营,最好也不要脚踏两只船。

  于是,各地频频曝出商户被要求选边站队的事。在选边站队的背后,是各家平台搬出的价格杠杆。平台对商家抽成,从刚刚入局时的5%左右,到如今的普遍15%到20%,有平台一度还传出了28%的高额比例。

  然而这些比例都是浮动的,商家可以和平台方“洽谈”,谈判的难度与商家的规模、品牌以及对外卖的依赖程度有必然关联。

  对于“谈判”失败的商家,就只有涨价或取消优惠一途。于是,餐厅外卖减免折扣越来越少,甚至直接取消;同样的商品店内定价低于外卖平台;起送费被抬高;菜品的包装费越来越高……

  而对于深度依赖外卖的消费者来说,除了为此买单以外,似乎也别无他法。早些年十元就能享受一顿外卖的日子似乎也一去不复返了。

  就像温水煮青蛙,外卖平台用抽成杠杆间接结束了消费者薅羊毛的时代。而在消费者无法找到替代办法时,高抽成导致商家涨价这一闭环将循环往复。长此以往,将败足各大外卖平台的“路人缘”。

  与出行一样,吃饭是消费者一项刚需,而同样属于“互联网+”的阵营,网络外卖是不是也会走上一条网约车发展的老路,现在还没有答案。

  文/本报记者 张鑫


相关新闻
  • 肇源县花呗套现-春节 这些感动我们的瞬间……
  • 祁县京东白条套现-脑瘫病人用指尖创造人生奇迹 自学网络技术月入万元
  • 日喀则花呗套现-2月新车盘点 全新唐EV/上汽大通G50领衔
  • 兰州市花呗套现-智慧出行,便利e路随行
  • 苏州市京东白条取现-联合国儿基会拟筹款39亿美元用于人道救助
  • 柞水县蚂蚁花呗套现-万宝盛华人力资源2018财年第四财季净利1.58亿美元 同比减少26.81%
  • 贺州蚂蚁花呗取现-佛山:企业自持商品房 单次租期最长达20年
  • 靖西县蚂蚁花呗套现-回家的行囊装着“年” 装着中国人的热闹
  • 蚂蚁花呗取现-福莱特玻璃被ParagonResortFund两日减持680万股
  • 乐陵市京东白条变现-NBA新秀榜:东契奇稳居第一特雷-杨升至次席
  • 湖州花呗套现-中国有能力控制非洲猪瘟疫情

  • 分类新闻查询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